沈阳一号确诊者离世 家属已证实 党媒不报

0
63
沈阳疫情爆发,在医院门外患者大排长龙(视频截图)

中共隐瞒染疫确诊与死亡病例的人数持续受到关注。沈阳市最近一波疫情的首宗病例、67岁的尹女士近日被传出已于1月30日离世。 2月3日,尹女士的儿子证实母亲死讯。但是在辽宁省卫健委官方通报中,从1月28日至2月2日的通报中都没有新增死亡病例。

综合大陆媒体消息,网传消息指,尹女士因脓毒性休克,于上周六下午4时在沈阳市第六医院康复中心死亡,遗体同日晚上7时完成火化,骨灰由家属自行带回。针对该消息,沈阳市卫健委工作人员表示不便评论。该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则称,尹女士只是众多病例其中一个,没必要针对性发公告,该工作人员也没有正面回应尹女士是否已经离世。

尹女士儿子2月3日发表公开信称:“此次疫情让我永远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我的母亲。自疫情爆发至今我母亲都已经逝去,网络上从没有停止过对我母亲的责骂,因此有必要向沈阳市的市民有个详实的交代,请广大市民甄别我的母亲到底错在哪里?”字里行间证实了尹女士的去世。

但是在辽宁省卫健委官方通报中,从1月28日至2月2日的通报中都没有新增死亡病例。也就是说,尹女士的死亡并未记入染疫死亡病例。

尹女士是沈阳最近一波疫情的首宗确诊病例。网上关于尹女士身份的争议也屡传不断,有指其与家人均曾经或现于公安机关工作,又传尹女士未按隔离规定外出引发超级疫情传播,但各种说法均被官方否定。

尹女士确诊消息公布后,她更是遭到了网友们的“人肉搜索”和网络霸凌,其个人信息包括住址及手机号码也在网上被公开。在网上,充斥着“67岁的尹女士是为沈阳按下‘暂停键’的‘罪魁祸首’”、“尹女士以一人之力‘一人坑了一座城’”、“1人传染27人”等文章。据尹女士的家人称,家里人一天甚至接到上百个辱骂电话,尹女士和家人的精神状态都出现了问题。

尹女士儿子在3日的公开信中除了严明自己母亲去世外,还对母亲从韩国回到沈阳之后确诊的一系列过程做了详细描述,指母亲和家人是依照官方指示进行隔离,也从没隐瞒母亲行踪,但官方却传出两个不同版本的信息,导致母亲及家人遭到指责和辱骂。他强调母亲和家人经多次检测均无感染,也许放松了警惕,但绝无将病毒传染他人的本意,希望社会还母亲公道。

据沈阳市官方去年12月23日通报的消息,指67岁的尹女士是韩国返沈人员解除隔离后中共病毒核酸检测阳性患者,2020年11月29日由韩国乘坐CZ682次航空班抵达沈阳桃仙机场,沈阳海关回报其首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

通报称,按照境外入沈人员管控措施,立即由专用大巴车点对点转运至境外入沈人员指定集中隔离观察点实施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集中隔离期间核酸、血清抗体检测结果均为阴性。12月13日解除隔离。尹女士在指定隔离点签署了解除隔离通知书,并询问检测人员是否需要居家隔离,得到的回复是可以自由活动。

12月23日,尹女士确诊染疫。

尹女士确诊后,在之后的数天官方通报了27例与其接触的感染者,随后沈阳学校、培训机构全部停课,餐饮、饭店、酒店全部关门,800万沈阳人进行核酸检测。

不少网友也对尹女士通过隔离又经过多次的核酸检测仍然染疫感到奇怪,认为如果是从韩国回来的染疫者,为什么10多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而且在隔离期内仍是阴性,隔离结束就染疫了。要么是检测试剂不好使,要么就不是在韩国染疫,因为尹女士从韩国回来的家人都没有染疫。

对于尹女士去世官方秘而不宣的事件也有不少网友进行讨论:“众多病例中的一个,没有必要发公告?那你倒是承认啊,照你这么说,武汉的死亡病例都是众多的一个了”、“讲真,要不是沈阳首例被人肉的太厉害,她去世可能真没人知道”、“脓毒性休克和病毒性肺炎是一样的,不计入统计数字,你懂的”、“去世一个新冠患者,感觉ZF都紧张的不行了”、“尹某某的儿子估计要被谈话了”、“我觉得要不是出了网络霸凌这个事,老太太没准就不会死了”。

中共病毒2019年年底在湖北省武汉市爆发,由于官方隐瞒造成了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大流行,中共以往对疫情问题从过来都是瞒报、少报、报喜不报忧,因此武汉染疫人数及死亡人数都是外界质疑的焦点。

资料来源:希望之声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