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为何导致分手和离婚激增?

0
45

世界各地的离婚率都不断攀升,情感专家警告称,疫情引发的分手曲线可能尚未见顶。

结婚7年后,29岁的索菲·特纳(Sophie Turner)和她的丈夫离婚。在新冠肺炎爆发前,他们从未讨论过分手的问题,但在疫病流行期间,他们的婚姻变坏了。特纳是英格兰萨福克(Suffolk)儿童社会服务中心的一名员工,她说: 「我压力更大,事情越闹越大,于是我们决定试着分居。」 「很快我们就意识到,分居状态可能会更久。」

他们的经历如今很普遍。在英国和世界各地,分居或申请离婚的人数急剧上升。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7月至10月,英国著名律师事务所司徒华慈(Stewarts)的咨询量增长了122%。慈善团体「公民建议」(Charity Citizen’s Advice)报告说,寻求结束关系建议的网络搜索量激增。在美国,一家大型的法律合同咨询网站最近宣布,其基本离婚协议的销售额增长了34%,五个月内新婚夫妇占客户数量的20%。中国也有类似的情况,在疫病大流行开始时,中国的隔离制度是世界上最严格的国家之一。瑞典也是如此,但直到最近,该国还主要依靠自愿遵守建议来尝试减缓新冠肺炎的传播。

疫情正在影响许多重要人际关系,这已是老生常谈。但律师、心理咨询师和学者正开始更清楚地了解导致新冠肺炎导致人际关系解体热潮的多种因素,以及为何似乎到2021年这种热潮愈演愈烈。

司徒华慈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卡莉·金奇(Carly Kinch)称,这个疫情对情侣来说是「完美风暴」,封锁和社交距离导致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增加。在很多情况下,以前短暂分开还能暂时掩盖问题,如今不得不在一起就成了分手的催化剂。「我不认为人们离婚的原因一定改变了。你总是有潜在的情绪,我对家里的这个或那个不满意。但我认为,这只是让人们对家中事务比通常情况下更加敏感。」

金奇说,在英国第一次全国隔离结束后,她的团队对离婚申请激增并不感到惊讶,因为家庭相处时间较长,比如在学校假期或圣诞节期间,离婚申请通常会激增。她说: 「我认为隔离压力更大。」

不同的是,提出离婚的女性数量显著增加,76%的新案例来自女性客户,而一年前这一比例仅为60%。她认为,这一趋势与许多关于在职父母在疫情隔离期间生活的研究结果相一致,这些研究结果表明,女性仍然承担着更高比例的家务和照顾孩子的责任,在男性也在家工作的异性恋夫妇中甚至也是如此。她补充道: 「我觉得有些人在进入隔离的时候会想: ‘哦,这不是很好吗!我们要一起度过很多美好时光。而我的伴侣,通常都在工作,而他现在会在家,帮更多的忙。但我认为,对许多人来说,现实总是残酷的。」

COVID-19

特纳表示,与伴侣分手的决定是双方共同决定的,他们现在仍然是朋友。对他们来说,导火索是决定分房睡,以减少特纳被感染的风险,因为特纳之前就有健康问题,觉得这对他们的关系质量「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就像许多分手一样,他们的分手也是由于沟通问题。

她说: 「我们彼此心烦意乱,无法好好交谈。」

特纳在家教育儿子和照顾亲戚的孩子,承担家务负担,这也引起了摩擦。特纳说,她丈夫发现她对家以外的事情都不感兴趣,而特纳也很难接受: 丈夫可以离开家去公司见同事,而她只能呆在家里。

对其他夫妇来说,与疫情有关的精神健康问题是导致分手的一个原因。43岁的阿姆斯特丹编辑玛丽在3月份感染了新冠病毒,这让她伴侣的焦虑症「急剧失控」。她说: 「在我们被隔离的将近一个月里,我要处理所有的事情,这真是让人筋疲力尽。」

作为新冠肺炎长期的受害者,到了7月,她除了兼职工作和照顾他们4岁的孩子这些「最基本”事情外,仍然很难安排自己的时间。不幸的是,我们的关系需要我耗费太多精力: 情感上、精神上和身体上。所以,我请求分手。这就像是一件生死攸关的事。」

但夫妻关系专家认为,即使是在疫情爆发前没有出现问题、家庭健康、关系稳定的牢固夫妻,也可能在疫情期间分手。英国心理治疗协会(UK Council for Psychotherapy)发言人、心理治疗师罗南•斯蒂曼(Ronen Stilman)解释说,这是因为疫情破坏了「已经确立的、能够提供舒适、稳定节律的常规活动」 。如果没有这些,伴侣在感情之外「寻求其他形式的支持或激励」的机会就很有限,这会让他们处于压力之下。斯蒂曼说:「越来越多的人陷入困境,他们很难应付。就像积聚压力的压力锅一样,锅盖最终会破裂,夫妻关系也是如此。」

COVID-19
图像加注文字,专家说,疫情的压力迫使我们仔细审视自己的生活安排

生活在斯德哥尔摩的美国人诺拉就是如此,她29岁,要求不透露姓氏。在疫情爆发几个月后就她与西班牙男友分手了,当时他们刚同居一年。诺拉说,这对夫妇非常重视感染的风险,都选择在家工作,避免不必要的外出。「我们放弃了社交生活和释放精力的运动——他的篮球和我的攀岩。」「我们的差异被放大了。我内向而他外向。我们无法’充电’——他需要更多的人,而我需要更多的空间。」 他们尽了最大努力寻找解决方案,但最终没有奏效。

金奇律师指出,疫情很可能是年轻夫妇需要共同面对的首要生活挑战,这可能部分解释了美国和加拿大等国新婚夫妇离婚申请上升的原因。她说,「如果你们是新婚夫妇或刚开始不久的恋爱关系,你们的婚姻可能不会像30年的婚姻那样经受过考验和磨难。」与此同时,疫情造成的简约生活方式与许多新婚夫妇憧憬的「婚姻幸福、完美生活」正好相反。

此外,婚姻关系专家表示,疫情的经济影响也可能是导致分手的主要原因,因为失业、休假或拿回家的工资较少。「至少自二战以来,在经济衰退期间,离婚数量无一例外地呈上升趋势,」 瑞典西北部于默奥大学(Umeå University)研究人口历史的格伦·桑德斯特罗姆(Glen Sandström)解释说。「考虑到我们目前正在经历一场严重的经济危机,我们预计最终结果将是婚姻更加不稳定。」

金钱是导致婚姻冲突的最常见原因之一。桑德斯特罗姆说:「收入减少加剧了关系的紧张,因为在如何消费的观念上产生冲突,心理压力增加,反过来,由于担心如何入不敷出,导致关系质量下降。」 被裁员也会对自尊造成重大打击,尤其是男性,他们「比女性更将自我价值建立在为家庭提供经济保障的能力上」。这可以表现为焦虑、愤怒和沮丧,以及增加家庭暴力的可能性。

然而,与其他金融危机不同的是,新冠疫情对那些已经在酒店、休闲、零售和旅游等低收入行业从事不稳定工作的人造成了更严重的打击——在这些行业中,妇女、年轻人和少数族裔人数过多。为英国黑人和亚洲社区服务的文化心理治疗(Culture Minds Therapy)的治疗师尼基塔·阿明(Nikita Amin)表示,谘询夫妻心理和个人治疗的人数有所增加。她说,这反映了疫病对这些群体的影响程度,因为英国的少数族裔原本不太可能就心理健康和人际关系问题寻求帮助,部分原因是他们的文化以分居和离婚为耻辱。她认为,可能还有很多人无法寻求帮助,因为他们没有时间或金钱,或者因为害怕伴侣或亲属对自己正考虑分居时可能做出的反应。

COVID-19
图像加注文字,专家说,有些人可能是在等待社会和经济更加稳定后结束恋爱关系

尽管人们希望2021年上半年到中期疫苗的推出能让很多人重拾新冠肺炎流行前的生活方式,但许多离婚专家认为,这并不能保证分手趋势就能结束。桑德斯特罗姆指出,新冠可能会导致长期的经济衰退,这意味着家庭收入问题会持续,导致关系紧张。他说:「如果经济冲击广泛,失业率大幅上升,许多婚姻将受到影响。」 但他补充说,如果各国在2021年的复苏速度快于预期,就可能出现相反的情况。

然而,金奇律师警告说,经济状况改善也可能会引发离婚,因为一些目前正在经历婚姻问题的夫妻可能出于经济考虑推迟了分手。金奇说:「随着形势稳定下来,如果我们看到分手率增长,我一点也不会感到惊讶。对那些无论如何都想分手的人来说,会觉得一切都太不确定了。」

她认为,新一波的分手潮中可能还有那些目前呆在一起的伴侣,因为他们对独处感到紧张,不想在隔离期间又要和其他人约会,或者担心启动离婚程序后生活混乱,因而在隔离期间仍保持同居。「她们不想一边说’我要离婚’,然而又不得不一天24小时和伴侣在一起。」

金奇的公司已经收到越来越多关于未来分手时所需的「信息收集」谘询。「他们带着许多问题来找我们,问我们离婚后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我怎么为我的新生活做凖备?’」 她说。「我认为人们现在做的问询可能比疫情爆发前要多得多。」

伦敦个人成长方面的专家诺埃尔•贝尔(Noel Bell)等心理治疗专家认为,疫情还促使人们对自己想要什么生活方式、想要什么样的伴侣进行更多的重新评估。有证据表明,人们希望搬家,拥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比如搬到通勤时间更少的地区,这一点很明显。

「这种重新评估在婚姻中也会发生,夫妻们重新评估他们的生活选择和情感需求。」 他说。

「疫情的压力提醒我们所有人,生命可能是短暂的,我们需要想好和谁一起度过我们的宝贵时间。」

回到萨福克郡,索菲·特纳刚刚签了一套新房子的租约,这样她就可以住得离姐姐和父母更近。虽然和丈夫分手对她充满挑战,但她相信这是最好的决定。

「我认为疫病带来的一线希望是,它帮助我们意识到,我们真的有必要分手。否则,我们还是要共用一间卧室,彼此还是不说话,」 她说。「作为朋友,我们更幸福,不会为所有的小事情烦恼。」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