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连花清瘟投诉,他们说从没说过可防治新冠

0
41

近日,微信上热传一篇<我被连花清瘟投诉了,他们说从没有宣传过可防治新冠>的文章,文章开篇直指,网红药东家“石家庄以岭药业”声称,该厂从未宣传过连花清瘟可抗击新冠,这令外界想起中国多名医学专家都曾为连花清瘟背书,甚至让连花清瘟迅速成为“抗疫网红”。

这篇文章也举例说,2020年1月25日(黄历正月初一),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作为天津市防治新冠病毒(又称中共病毒,COVID-19)感染医疗救治顾问专家组成员,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连花清瘟对冠状病毒有抑杀作用”。

武汉肺炎
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连花清瘟对冠状病毒有抑杀作用”。(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2020年3月25日,钟南山院士在中欧抗疫交流会上表示,连花清瘟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明显效果,284名病人使用连花清瘟进行治疗的康复率达到了91.5%。

钟南山
钟南山院士在中欧抗疫交流会上表示,连花清瘟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明显效果。(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2020年4月12日,国家药监局批准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在原批准适应症的基础上,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新适应症。此时,钟南山还介绍说,中国20省市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已将连花清瘟作为新冠疫情临床推荐用药。

莲花清瘟
莲花清瘟
钟南山还介绍说,中国20省市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已将连花清瘟作为新冠疫情临床推荐用药。(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随后,连花清瘟又出海“抗疫”,以岭药业的连花清瘟胶囊在巴西、印度尼西亚、加拿大、莫桑比克、罗马尼亚、泰国、厄瓜多尔尔等地分别以“中成药”、“药品”、 “植物药”、“天然健康产品”、“食品补充剂”、“现代植物药”等身份注册获得上市许可。

连花清瘟迅速成为与口罩平起平坐的“必备品”,数年的库存被抢购一空,各大电商平台、药店频频缺货。 A股市场更是股价翻倍,让其创始人吴以岭身价暴涨超百亿,成为“A股最富院士”。

但该文点出,连花清瘟的总部和生产基地坐落在石家庄,自疫情开始以来,石家庄以岭药业一直就是满负荷生产。而今年武汉肺炎在中国再次全面爆发,病毒直捣连花清瘟老巢石家庄。

据河北卫健委19日的消息,1月18日河北省新增35例本土确诊,2例本土无症状感染病例,均为石家庄病例。迄今河北省现有本地确诊病例至少800例。

对此,文章质疑到,“这一波疫情有点让人看不懂了,那些大大的专家们不是说连花清瘟是预防和治疗新冠的神药吗?这眼皮底下的数百名新冠感染者,以岭药业的莲花清瘟是怎么防怎么治的呢?成效呢?怎么没见它大显神威,发挥重大作用呢?这可是钟南山院士和张伯礼院士联袂推荐的产品啊。

有人说新冠病毒这次选择攻击石家庄,是不讲武德,上门踢馆,目的是为了考验连花清瘟,好像有点道理呢。 ”

来源:看中国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