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方舱农民工遭自费隔离 花费比工钱高

0
64
参加建设黄庄隔离点的农民工,在寒冬中休息条件恶劣。(网络截图)

近日,陕西省汉中市镇巴县参与河北石家庄黄庄公寓隔离集成房施工的工人刘先生,终于结束了在陕西当地的自费集中隔离,回到家中。

刘先生说,“太心寒了。我们当地有几十位参与建设的农民工都被强制隔离了,过年都没办法团圆。”

黄庄公寓集中隔离点所在地区属于低风险地区,1月27日在完成其施工任务后,刘先生四次检测结果阴性。2月3日,他从低风险地区回到家乡镇巴县,却被当地政府强制自费隔离。刘先生透露,集中隔离花了一千二百多元,花的隔离费用比建设隔离房的工钱高得多。

刘先生透露,“我们下午四点回到家,刚报备给村里,派出所和县政府的人就来了,要求我必须去集中隔离。如果不去的话,肯定是要强制执行的了。”

“他们县政府工作人员给我们看得1月6号的文件,‘石家庄无论高、中、低风险地区返乡的都要隔离’。但是后来有新的文件,他们就不用,不承认。”

1月21日,陕西省对省外返乡人员的要求规定是,“返乡人员需持7天内有效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阴性结果返乡,返乡后实行14天居家健康检测,期间不聚集、不流动,每7天开展一次核酸检测。”

“我们打电话找了县政府,工作人员跟我们说,他们听市里面的要求。我们打了市政府热线电话,市里面说,地方政府决定。反正就是踢皮球呗。”刘先生无奈地说。

“我们是河北建功建筑公司组织我们去建设的,结果干了一、两天就让我们回来了,原因是去的人太多了。我们工作大概10个小时,从早上6点多到晚上6点多,一天工作给了400块。我们晚上休息回自己的工地(距离黄庄十几公里),用大巴拉回去。”

据了解,黄庄公寓施工的农民工很多只能在寒冬中睡在车里,有的就在集成房中在地上睡。

农民工家属在网上吐槽。(网络截图)

另一位镇巴县的农民工王先生告诉记者,“只让我们干了一两天,就让我们走了。工资只给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没有给。这两天工资还不够我们隔离的,他们告诉我回来不会集中隔离,可是回来却要强制,我们有点冤。”

“我们农民工,一家老小几口人。他们这样,我们就很难了。住宿80元,餐费35元,每天115元,隔离了14天。集中隔离的地方连热水都很少,洗澡也不方便。”

同样是镇巴县的农民工黄先生透露,“在工地上,我们天天就是早起6点多去,第二天早上6点多,才能休息,一天一宿连轴转,非常辛苦。我们刚去的时候,那个地方都是一片荒地,我在那里干了一个礼拜。我们公司去了五六百人。”

农民工们一致表示,还会再接着找一下相关部门,看看能不能有人给报销一部分,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自费隔离的花费不是一笔小数目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