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人和瘟神的对话

0
257
示意图。(Pixabay)

瘟神,在天界称为时疫使君。他们行天界之命,行瘟布疫。人类的每一次瘟疫,在另外空间都有瘟神出现。

一、初见瘟神

这位修行人初次见到瘟神是在二零二零年二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当时瘟神正在行瘟布疫,瘟神临走时对她说:“我还会再来的。” 当时中国许多地方正处于封闭、严防控守的状态。

修行人说: “人没有用这个时间来反思瘟疫为什么发生,因为传统已经被现代意识隔断,不知道瘟疫与败坏的人心、下滑的道德有关,于是人们依然我行我素。科学家在短期内又研制出了疫苗,人们以为危险期过去了。其实,中国的瘟疫一直有,只是不报导而已”。

二、又见瘟神

时隔九个月,在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晚,这位修行人看见瘟神又出现了。第二天上午,既12日上午,修行人再次看见了瘟神。

瘟神:“我们又见面了。”

修行人:“看到你,我知道意味着什么。”

瘟神:“我在执行天界的使命而已。”

修行人:“在夏季的几个月里,我看见神界一片繁忙,神仙都在低头忙碌着自己的事情,不得休闲。人心魔变,神在布场,人类在劫难逃。”

瘟神说:“的确如此。”

再次见到瘟神之后,中国疫情卷土重来,气势汹汹,山东青岛市封城,河北石家庄市封城,辽宁沈阳市封城,黑龙江望奎县封城,绥化市封城,吉林通化市封城等等。与此同时,物资缺乏,物价飞涨,乱象重重。

三、见到变异的病毒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三日,这位修行人从天目中看见了变异的新冠病毒接踵出现。修行人说:“我看见了病毒的形象,它呈现的形状的确和之前电脑看到的图片不同,而且它给我的感觉是:它要迫不及待的出去行动(就象人一样,急的直搓脚)。突然间它弹了出去。这时,我看到了瘟神的手指把病毒弹出去了”。

修行人继续说:“现在世人都知道新冠病毒在变异。现在即使人去注射疫苗,如果命中有疫劫,那个疫苗是不好使的,因为病毒的变异速度是很快的”。

现在许多地方都在全民检测核酸,有的人检测了四次发现了病毒,有人检测了十一次发现了病毒。有人说:“病毒太隐蔽了,到第十一次才出来。”

修行人说:“这话说的对,却又不对。病毒是从微观中来的,的确隐蔽,但是,不是检测了十一次才检测出来,是第十一次才被用科学手段检测出来。”

四、疫鬼出现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这位修行人在打坐中看见疫鬼出现了,黑乎乎的疫鬼沿着黑暗的通道向上爬,一切密闭的通道都会被突破。突然修行人的耳边听见一个声音说:“人已经不值得救度了”,“人不配得到救度了”。

后来修行人又看到无以数计的疫鬼出现,鬼影憧憧,景象让她感到寒栗。疫鬼出现,这么大规模的,太不寻常了。修行人说:“真是末劫来临了,从天上到地下布下了一个天罗地网,人类只怕在劫难逃”。

五、瘟疫发生,事关人类德行腐败

在中华传统文化中,人们普遍认为瘟疫是由瘟神带来的,是对坏人的清理和惩罚。西方文化(如《圣经》)中认为,瘟疫是神对“人背叛神”的惩罚。因此中西方传统文化都认为瘟疫流行,是因为人心败坏,道德沦丧,好坏不分,亵渎神灵,招致的瘟疫。

在古时,瘟疫流行,明白人都知道是天谴。所以说,大疫有眼,神目如电,人世间的事情没有偶然的。

古籍中记载元始天尊看到下界百姓感染瘟疫,痛苦不堪,于是天尊说起瘟疫产生的原因:人沉沦于世,心地暗晦,不敬神明,怨天骂地,全无敬仰之心,为非作歹,造下罪业,致使感染疫疾,被疫毒所伤。人若虔心敬神,改恶从善,恳请神明“改死留生”,神会摄毒收瘟,继而瘟疫止息。

中国大陆人接受的都是无神论和进化论的教育,切断了人与神的联系,在把人往绝路上带。

六、瘟疫发生,事关天界规定(定时、定点、定数)

修行人说:“瘟疫在哪些地方出现,真的不是偶然的。现在瘟疫严重的地方,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严重的地方”

即将走过2020庚子年,无论是科学家的警告,还是古今中外预言的警示,都在说2021辛丑年是凶险的一年,更大规模的瘟疫即将到来。

瘟神的出现,无疑是在确凿大瘟疫的存在;变异的病毒在警示人凶险会加倍;疫鬼出现,加深灾难。

那么,面对瘟疫,人类如何走过劫难?

美国大选刚刚过去,一些深蓝州死亡人数急剧增加,这是亲近魔鬼、走极左社会主义思潮的明证。他们背弃他们的神,他们诋毁、围攻神选之子,是非不分,好坏不辨,他们危险了。

世上不乏假先知,他们告诉人有灾难,却抓不住能真正救人的那条主线。

真心希望所有人都能尽快从心底里摒弃中共、敬天信神,从而平安度过大疫劫难。

天意怜惜生命,育养万物,同时视其善恶决定其果报,万事万物都要遵守神定的规则。世人因为自私,德行败坏,毁坏为善的天良本性,因堕落而致灾祸。神依然在警醒世人。

[注] 疫鬼简介:

疫鬼,上升到地面后,对人的杀伤力是非常大的,人与它迎面而过,它吐出的气就会使人中毒,动物也会受染。大面积的疫鬼出现,在人世间会形成疠瘴(音:“立账”,可以理解为巩固瘟疫的强力空间场,消散很难,只能被活气物吸收)。

疠瘴这个东西很可怕。修炼人不说诳语,这个东西太霸道、太黏腻。修行人说:“我知道,在罗马的大瘟疫中,它们出现过,但是现在这样大规模的,实在罕见,恐怖指数爆表了。应该说在人类的每一次彻底毁灭时,它们都有出现”。

把疠瘴释放出来的是阴间的疫吏。疫吏只是执行使命而已,疫吏之上还有疫君。当人类的标准掉到地狱之下,当人世间有疫鬼可以吃的东西,即在十恶之毒世,它们可以驻留。疫鬼还可放痨,它的气、屁皆可毒人,人沾人死,物沾物亡,有败化、灭命之毒效。

资料来源:明慧网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